著名街球王:被CBA选中概率几乎为0 愿意当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街球到底怎么了?

北京时间7月2日,CBA选秀大会即将拉开大幕。今年一共61人参选,创造历史新高,而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多名草根球员的报名,周锐、杨政、钟显超、曹芳都是网红球员,最近周锐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透露了心声。

周锐今年已经31岁了,身高1米74,他被称为武汉街球王,和吴悠一样是街球的代表人物。他还参加了综艺节目《这就是灌篮》,不服输的打法让他拥有不少粉丝。对于为何会心血来潮选择报名选秀大会,周锐表示,今年的选秀政策有一些突破,可以准许没有任何背景的草根球员参加,所以就来试一试。对于自己的前景,周锐也有清醒的认识:“我被选中的概率几乎为零。”

周锐也有自己的目标,那就是学习经验,“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很好的尝试,很多人想看一下,我们和职业球员有什么差距。希望可以得到一些更加专业人士的讲解,我自己也想看看离CBA职业联赛到底有多远差距。”

在此之前,周锐曾经打过ABL(东南亚职业联赛)。对此他表示,这段经历对自己有很大的帮助,在ABL的训练和教练的战术要求,正因为如此才会有冲击CBA的想法,给了自己选秀的信心。

31岁的周锐也创造了历史,他是CBA历史上年龄最大的选秀球员,包括NBA里也没有过这么大的球员参加选秀。他自己也笑了,正如周锐自己所言,重要的是重在参与,对于职业球员来说,年龄真的很重要,主要还是想尝试一下。

周锐作为草根球员的代表,最后他谈到了自己参选的意义:“主要是想当一个开创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以后草根球员给大家一个引荐,涨涨经验。看看草根和职业的差距。”2019年CBA选秀大会将于7月1日公布参选名单,7月25-29日在上海举行选秀训练营暨选秀大会,至于周锐能否被选中,我们拭目以待。

从“自娱自乐”到万众瞩目,CUFA缘何成为校园体育赛事新

从“自娱自乐”到万众瞩目,CUFA缘何成为校园体育赛事新标杆?

怎样自娱自乐到底什么原因?





体育大生意第1851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张冰

体育大生意记者


在足球比赛中,“世界波”是个激动人心的词语。想象一下,当球员在大禁区外踢出一脚诡异的弧线,足球越过门将的十指关,万千观众开始狂欢的场面会有多么震撼。当然,这种场面往往发生在高水平的职业比赛当中。而就在近日,一场大学生的足球比赛中也出现了世界波,而且是连续三个。

7月1日,北京大学和北京体育大学之间进行的2018-2019阿迪达斯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CUFA)大学男子高水平组冠军联赛总决赛在重庆举行。随着北体大球员轰出的三脚世界波,北京体育大学以3:1的比分战胜北京大学,历史上首夺高水平组冠军联赛冠军。同时,北京体育大学和北京大学、海南师范大学以及重庆大学晋级了下赛季的adidas CUFA超冠联赛。

值得一提的是,本场比赛的结束,也标志着本赛季由阿里体育运营的所有大学男子组别adidas CUFA比赛画上了句号。回顾阿里体育为CUFA带来的改变,加入升降级制度等改革让比赛变得更加精彩当然是颇为重要的一个,但从更宏观的角度看来,阿里体育通过赛制改革、校园日活动等措施为CUFA带来的“破圈”效应,更是对国内校园足球的发展意义非凡。



赛制改革让大批学生走进CUFA赛场

众所周知,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创办于2000年,其前身英文缩写名为CUFL,由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主办。自2017年11月起,阿里体育获得该赛事的独家商务运营推广权,此后,赛事也正式更名为CUFA。也就是说,CUFA是中国国内高校参与范围最广、竞技水平最高、影响最大的足球联赛,更是唯一被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正式认可的全国性大学生11人制足球赛事。

自从阿里体育接手以来,上赛季的CUFA已经呈现出很多积极的面貌:赛事直播场次达208场,观看人数累计超过65万;比赛中增加了中场互动环节;首次提供的云相册服务等互联网手段,丰富了CUFA的社交性……

而最值得关注的改革措施,则在于“两大制”:联赛主客场制和升降级制。新的CUFA联赛分为高水平组、校园组、高职高专组三个组别,其中,高水平组分为超级冠军联赛和冠军联赛。让不同水平层次的学生都能更公平地享受比赛。超级冠军联赛与冠军联赛实行升降级制度。最顶级的超冠联赛在进入淘汰赛阶段后采用两回合主客场制,令诞生于2000年的CUFA第一次有了主客场的概念。


CUFA的赛制介绍

值得注意的是,赛制改革在刺激联赛对抗性的同时,更带动了大批学生走进了母校的足球场。虽然各自学校球场条件不一,看台容纳数量有着不小的差异,但自淘汰赛起,看台爆满的情况屡屡出现,总计近8万名观众到场为CUFA喝彩。

6月12日,在超冠联赛决赛次回合的较量中,北京理工大学足球队2:0击败来访的中南大学队,加冕2018-2019阿迪达斯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大学男子高水平组超冠联赛冠军。虽然中南大学队遗憾落败,但这支亚军球队先后在半决赛和决赛首回合的主场比赛中实现1万和1万1千的惊人上座战绩,让如今的CUFA成了名副其实的“万众瞩目”。


北京理工大学加冕2018-2019CUFA

大学男子高水平组超冠联赛冠军

可以说,比赛数量和覆盖人群大增,让CUFA不再是只属于校园里少数足球特长生的游戏。不仅学生们都对改制后的比赛赞赏有加,相关领导也对阿里体育的改革表示了肯定,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就曾表示,联赛主客场制和升降级制度的建立,是CUFA近20年来最大力度的改革措施,将从根本上提高联赛的竞赛水平。除了球队竞争意识增强,整所学校的荣誉感也被带上新台阶,“这对推动校园体育文化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王登峰说。



阿里体育携手阿迪达斯展开众多“破圈”活动

如你所知,阿里体育已经深耕校园体育多年,在赛事运营、赛制改革等层面积累出了不少宝贵的经验,这已经为CUFA带来了诸多改观。但实际上,作为一家背靠阿里生态的商业公司,阿里体育在市场化层面的操作更是为CUFA带来了很多惊喜,其中,赛事冠名赞助商阿迪达斯的引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2018年6月,阿里体育与全球知名运动装备品牌阿迪达斯签订协议,后者成为未来五年adidas CUFA的冠名赞助商。在阿里体育高层看来,阿迪达斯正是现阶段最适合帮助CUFA提升品牌美誉度和竞赛专业程度的冠名赞助商,对阿迪达斯入局后的期待之高由此可见一斑。当然,阿迪达斯在足球领域的影响力和投入力度也完全配得上阿里体育的信任和期望。


贝克汉姆惊喜亮相CUFA赛场


就在去年6月,世界杯鏖战期间,在阿迪达斯和阿里体育的邀请之下,英格兰传奇球星贝克汉姆造访北京理工大学,为2017-2018赛季adidas CUFA超级组总决赛揭幕造势。去年11月底,2018-2019赛季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大学组的揭幕战上,法国传奇巨星齐达内也受邀来到CUFA的赛场。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哪一方的球员,都无法忘记两位名宿对自己鼓舞祝福的一刻。因为传奇的感染力不言而喻。

而在今年,阿迪达斯更是将他们旗下现役球员也带到CUFA的活动中。6月14日,在阿迪达斯CUFA校园日的活动中,曼联球星博格巴来到现场与三千多名川大学生一起以足球为名义畅快玩。活动现场,足上飞镖、足式高尔夫、泡泡足球等没有多大门槛的小游戏,让即使是平时不太擅长足球的女生,也玩得轻松畅快。

据悉,四川大学望江校区的活动是本赛季阿迪达斯CUFA校园日的第6站,和此前几站一样,校园日所到之处总能在校园里点燃学生极大的参与热情。CUFA独家运营商阿里体育与赛事冠名赞助商阿迪达斯一起,制造了这一堪称大型校园足球嘉年华的活动,在华北、华东、华南、西南赛区都有覆盖,通过体验不同的足球互动或体验游戏,让踢球和不踢球的大学生都能来感受足球运动的快乐。


齐达内出席CUFA赛前仪式


实际上,本赛季CUFA的口号是“到我上场”,寓意正是除了场上的球员,每个大学生都能在这篇热血战场找到自己的位置。而经过阿里体育的悉心运营,本赛季adidas CUFA的关注度也真正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无论是上场球员、学生记者或志愿者,还是场边观众,抑或是通过校园日活动难得与足球打交道的大学生,都让CUFA破了圈,成为了一个场面更大、持续更广的派对。



背靠阿里强大生态 校园足球仍然大有可为

一直以来,国人在羡慕美国拥有NCAA这一超级校园体育航母之余也都会发出颇为迷茫的感慨:何时我们才能将CUFA和CUBA打造成自己的NCAA?但令人扼腕的是,这一幻想一直也都停留在幻想阶段。如今,由阿里体育这一整合阿里巴巴的电商、媒体、营销、视频、家庭娱乐、智能设备、云计算、大数据和金融等多种生态资源的创新公司来运营CUFA,第一次让人真切地感受到国内校园体育赛事有望改写不温不火的宿命。

相关数据统计,中国现有全日制本科高校1245所,在校大学生3833万人,年消费能力已达到近4000亿。另一项统计则表示,近年来的线上消费,25-35岁人群增速放缓,与之形成反差的则是18-24岁群体的电商消费人数快速增长。毋庸置疑,这个年龄的群体大部分属于高校学生,而且这个人群对活力健康生活方式的好感度占比超50%。


阿迪达斯CUFA校园日活动现场人潮涌动

数据层面之外,更重要的是,学校是塑造青少年价值观的最佳阶段,各大品牌若能让青少年在校园时代就树立起自己的美誉度,进而蜕变为一种价值观,那无疑就是提前培育出了3833万的忠诚消费者。尽管如此,但现阶段真正能够将潜力和前景转化为实际消费数据的却屈指可数,最直接的一点原因就是没有多少企业真正能够打通从体育赛事运营到校园日常消费的全产业链,尤其是具体落地到学生日常消费生活中来。

而依托于阿里巴巴全产业生态资源的阿里体育恰恰具有这方面的独到优势。以阿迪达斯CUFA校园日为例,这种在线下校园打造沉浸式校园赛事体验,吸引校园燃系青年参与线上报名的活动,就打通了校园人群体验互动、消费购买的闭环,集中释放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协同效应,也真正地把这群燃系青年的关注力、活跃力、消费力沉淀在了CUFA的配套活动中。


博格巴在阿迪达斯CUFA校园日活动中与

大学生球员过招

赛场之上,背靠强大阿里生态的阿里体育,同样在接手CUFA后联动优酷、天猫、淘宝等各种阿里生态资源,不断变化新花样来扩大这一校园赛事的影响力,在向大学生人群倡导健康和快乐生活方式的同时,赋能合作伙伴,让各自“与强愈强”,帮助中国校园体育注入更多能量。

当然,这些改变都指向一个目标,即扩大联赛影响力,让adidas CUFA不再只是少数大学生“圈内”的游戏。事实上,对于坚持深耕校园体育、发力学生群体的阿里体育而言,目前旗下已经聚合起国际大体联世界杯、中国大体协、NCAA的PAC-12联盟等各个层次的学校体育合作伙伴,其在学校体育运营方面早已形成规模性的联动效应。

例如在篮球方面,2018-19赛季的CUBA就在赛制改革、赛事直播、球星包装等多层面立体化获得提升,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蜕变。而随着阿里体育的悉心运营,adidas CUFA这一国内高校参与范围最广、竞技水平最高、影响最大的足球联赛则很有机会成为阿里体育继CUBA之后,在运营校园体育赛事方面打造的全新标杆。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小球时代 淘汰得最快的是这两种二轮秀球员

小球时代 淘汰得最快的是这两种二轮秀球员

什么是小球时代具体怎么了?

在任何一个篮球世代,以二轮秀身份进入NBA的球员,当务之急永远都是生存。

NBA二轮秀的生存之道,在近几年来,有何变化呢?

本文将观察并归纳2007年-2011年期间的五年二轮秀的轨迹,以尝试得出一些结论。

为什么会抓这个期间的球员?

因为这个阶段的二轮秀大致都已经度过了摸索期、巅峰期、甚至衰退期的阶段。这段时间,恰好与小球崛起的风潮是重合的。

2007年:

这一年的30位二轮秀之中,能在NBA打上5个NBA赛季以上的有7名球员:马克-加索尔、卡尔·兰德里、塞申斯、大宝贝戴维斯、阿隆·格雷、多米尼克·麦克奎尔、约什·麦克罗伯茨。

7人之中,成就最高的自然是小加索尔。

小加会在那一年掉入二轮的原因,多多少少受体态臃肿、资料太少有关。

以静态天赋来看,小加并不是典型的二轮秀球员。

兰德里、大宝贝都是擅长终结进攻的内线,无策应外加防守平平,前者缺身高尺寸、后者缺横移。

塞申斯是没有天赋但是各项控卫技术加点平均的球员、多米尼克·麦克奎尔、阿隆·格雷是纯蓝领防守苦工。

约什·麦克罗伯是运动能力优秀的白人内线,擅长投射、策应和封盖,除了没有低位技术外,其余有球技术扎实全面,有那么一些生错时代的意味。

这些人之中,率先失业的是阿隆·格雷、多米尼克·麦克奎尔。

2008年:

这一年,这一年的30位二轮秀之中,能在打上5个NBA赛季以上的有6名球员:小乔丹、德拉季奇、查莫斯、尼科拉·佩科维奇、阿西克、巴莫特。

​有趣的事情是,能在NBA存活下来的这六个人,全部摸到过NBA的首发级别球员。

小乔丹的天赋是绝对的一轮秀水平,当年是因为和樱木花道一样几乎为0的篮球基础才掉落二轮。

德拉季奇、查莫斯是身材与天赋不突出的控卫。

佩科维奇是非常善于进攻的重型内线。

阿西克是苦工型的内线。

巴莫特,则是3D球员。

他们都是各自擅长领域类型佼佼者,能碰到首发位置,这个因素脱不了关系。

因大伤淡出的佩科维奇、查莫斯外,这一年最先在联盟失业的还是苦工型内线阿西克。

2009年:

这一年,这一年的30位二轮秀之中,能在NBA存活下来、打上5个NBA赛季以上的球员非常多,30人里面存活下12人

上过整个赛季稳定首发的是米克斯、贝弗利、丹尼-格林,前者是擅长单打的得分手,后两个是两名非常有名的3D球员,自然不用多介绍。

米尔斯、尼克·卡拉希斯、南多·德·科洛都是优缺点同样鲜明的国际控卫。

德胡安·布莱尔、康宁汉姆、杰夫·艾尔斯都是苦工蓝领。

马库斯·索顿是单打手,杰布雷科是手感柔和的射手型前锋,最后还有天赋不俗但是其余技术平平的能量型侧翼巴丁格。

不说无心篮球转战排球的巴丁格。

率先消失的是两个国际替补控卫尼克·卡拉希斯、南多·德·科洛、以及两个苦工杰夫·艾尔斯、德胡安·布莱尔。

尼克·卡拉希斯、南多·德·科洛的跑跳能力都很差,在强调换防速度的时代开始后消失,完全不奇怪。

杰夫·艾尔斯、德胡安·布莱尔的消失也不奇怪,但是为什么同期同类型出道的康宁汉姆没有一起消失?

因为康宁汉姆在2015-2016赛季之后,就开始练三分了。

所以说为什么2009年是近代最好的一年选秀呢?

它的好不止在顶尖秀方面,同样蔓延到了二轮。

2010年:

这一年出道,能在NBA生存的二轮秀,只有两个人:白边和斯蒂芬森。

顽强地存活下来的这两位球员从天赋上来说,其实不是典型的二轮秀特质,而是因为选秀时打磨的完成度实在太低,才掉进二轮。

白边在结束了打基础的摸索期之后,逐渐成长为明星级别的护框内线。近年白边有因为热火提速打球而被逐步弃用的迹象。

兰斯·史蒂芬森也一度在步行者找到非常适合自己的定位,成为擅长砍分的力量型后卫。

但是,师弟内在的心性的不成熟、打法极度看体系。

在外部环境的变化之中,师弟慢慢沉沦,走上了下坡路。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届的二轮秀,有一位来自欧洲的仁兄,在遥远的五年之后再投入到NBA,并展现出了有立足能力的迹象。

他是国王队的内马尼亚·别利察。

一位身材偏瘦,但是三分球不俗、球商上乘的射手大前锋。

2010年NBA选秀,内马尼亚·别利察在第二轮总第35顺位被华盛顿奇才队选中,随后被交易至明尼苏达森林狼队,在2015年7月,球员和森林狼双方才达成签约。

2011年:

这一届二轮秀的质量非常不错。

小托马斯、帕森斯、博扬·博格达诺维奇、谢尔文·马克、乔恩-洛伊尔、伊托万·摩尔、拉沃伊·阿伦、辛格勒。

先说说四位比较有名气的球员。

小托马斯成长为可怕的持球双能卫,帕森斯则是成长为劲爆的全能型前锋。

两人随后又因为反复的伤势失去光芒。

摩尔、博格达诺维奇,这两位射手之资出道的二轮秀,凭借住出色的射手与无球跑位能力,在近年越打越顺。

已被淘汰或快被淘汰的球员之中,辛格勒没防守没准头,出局很自然。

乔恩-洛伊尔在面框内线的道路上埋头苦学,没看清楚时代的趋势,已成为边缘人。

拉沃伊·阿伦的消失轨迹,则一如早几年的苦工蓝领,out。

谢尔文·马克,是各项技术加点平均的超级替补控卫,常年流浪于各球队第三替补控卫的位置上谋生。即使一直存在NBA联盟,也不会有什么存在感。

从这几批二轮球员的消失轨迹中,我们大概可以看出一些什么端倪吗?

死得最快的是两种二轮秀。

传统意义上的纯得分手、单打手,在NBA的存活率越来越低。

这一点不只是发生在二轮秀球员身上。比如,有人知道尼克杨和安东尼现在在哪支NBA球队效力么。

内线苦工蓝领,也已无生存可能。

因为他们不能为进攻拉开空间,换防又会被无限针对。

大时代的变迁,其实更加影响天赋排不到金字塔尖的篮球小人物。

努力的方向有一旦没有抓对,他们就会与NBA彻底无缘。

NBA整体速度提升,攻守形态出现巨变,各大球团进一步缩限了二轮秀的选择范围。

即使是二轮秀出身的球员,球队也不再希望他们是否单一功能突出的特型球员。

攻防的功能性多否,才是关键。

责任编辑:羽毛球比赛

文章来源:NBA篮球,本文唯一链接:https://www.52xqd.net/nba/1443.html